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万万没想到,曾经的定海城不到7平方公里!就在这个范围内……

2019-09-05 点击:1591

  老舟山道古

  第五十九期

  定海最早在唐代开元二十六年(738)就设立翁山县,在县城选址问题上,相传在叉河(今盐仓街道)、马岙等地都曾有过设想,但最后还是“址设镇鳌”(即现今位置)。不过翁山县存世很短暂,至大历六年(771)即废,存世仅三十余年时间,直至三百三十余年之后的宋熙宁六年(1073)才恢复设县,定名昌国,开始重新修筑城池。

  康熙《定海县志》载:“治自宋熙宁间跨鳌山之麓而城,元代因之。”形成了“周广五里”县城。元大德《昌国州图志》谓昌国州城郭也是“周广五里”,但增设“城门六所,东隅为东江门,西隅为西门,南隅为南门,北隅为上荣门,西南隅为舟山门,东北隅为艮门。”可见当时昌国州的城池已有雏形。

  根据志书所述,定海城墙修建在宋元时期可能还十分简陋,那是因为沿海倭寇海盗的势力还不是十分具有威胁性。在冷兵器时代,一个没有“深沟高墙”城池的州县是不可想象的,故定海城墙在宋代之后历朝都在原址上不断地修葺加固,但却少有扩大区域范围,并且也一直没有改变它原来走向。

  宋代城墙“跨鳌山而过,元代因之”,是指城区的西北面一段,即从现今的北门镇鳌山下(舟嵊小学东侧)朝西沿山峰而上,至峰顶后以直角拐向南,沿山而下,经小教场(原舟山中学西侧)抵西门三官堂(至今那里犹有一个“左城脚跟”的地名),沿今环城西路与解放西路交会后,往东沿解放东路,然后与环城东路交会后转向北走,今新华侨饭店东面道路(与环城东路平行的这段路)至环城北路折向西(至今在那里留有一个“右城脚跟”的地名)然后与跨镇鳌山的那一段相连接。在这个略呈不规则正方形范围内就是当时定海的城区。按“周广五里”换算,总面积不到7平方公里,是一座十足的小城。

  现在的人们哪里会知道,自解放桥向西至环城西路止的解放东路段、解放桥向北至环城西路止的环城东路段,脚下这么繁华的地段,曾经就是定海城墙的墙脚。

链子般锁住了这一段的镇鳌山,于是被城墙围入的山体便被称之为锁山。锁山既在城中,可以登高望远,其上建有“望海楼”(位置在今舟嵊小学西侧?窖锹ゼ纯筛╊恰F湎掠兴难劬⑴腾堤⒙硗趺硪约耙恍┱蜃芨妊妹拧⒈诘亍?

  古定海城的城墙四至既已有轮廓,那么时至今日,还能找到这些城墙的遗迹吗?

  在镇鳌山麓的密林中,至今还能发现一段200多米长、已经倾圮的城墙墙基,尽管它已经只是一长溜被树木和柴草掩蔽的土堆,但是它的脉络和走向显示了它曾经的存在。首起陆军高炮团的后山,那是一个被拦腰截断成了一坨隆起的土堆的城墙,不屈地朝东昂着头,展示着它满是瓦砾和填土的纵断面,在它身后,便是足足高出地面20多米、逶迤延伸到山顶的城墙残骸。它的尽头已被军事单位的围墙所阻。从它起始点到被围墙所阻的距离用卷尺进行丈量后共计106米,之后这段城墙以直角方向折向南,古地图上标明这里叫“龙抬头”,沿“龙抬头”而下,共约100米的墙基则完全被军事单位围墙压住。由于向下山势陡峭,城墙坍塌较早,已无踪迹可寻。所遗城墙残部可能是它的中心填土部分,外层的城砖完全被剥离后,填土崩溃于墙脚,形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的截面,在周边还找到不少城砖的断块。

  

  我们从今天的卫星图上可以发现,当初定海所建城区范围是那样狭隘,偏于一隅,一部分还要“跨山而过”,显得逼仄不堪。按现在的地貌来看,明明在东南面有大片平原,为什么还要“逾山而城”?

  原来,在千年之前,东南面大片平地竟是潮进潮出的海涂和海面,一座名叫望稼的门就造在城东北面蟠洋山路一带,说明当时的海面一直漫延到“望稼”以南,潮涨成海,潮落成涂。清康熙年间,东门壕河加深加宽,挖出的土无法回填城墙中,只能堆积于望稼一带,形成一个“土城”,至今“土城墩”这一地名仍存在。

  定海的古城墙在民国廿八年(1939)抗战时期开始被日军部分拆除,用于开辟马路通行汽车运送战争物资。最先拆除它山庙跟旁边的东城墙,形成一个缺口(这就是后来被定海居民通常称呼的“新东门”),为了贯通西乡的汽车通道,又拆除一部分西城墙。到了五十年代,开始络绎大规模拆除,至六十年代基本拆完,其中最后拆除的一段就是南门城墙。定海的城墙至今除了一些尚存的地名(如右城脚跟、左城脚跟等)外,在老百姓的日常口语中只剩下“东门头”“南门头”“西门外”“北门外”等方位称谓,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凡成片正宗的旧城区地势都比较低,那是因为?陆ǖ姆孔泳月∑鸬某乔角交仄矫娴幕迹扌沃邪丫沙乔萑氲屯莸亍4送猓苏蝼∩缴喜写娴囊欢纬乔揭偶#丫也坏狡渌沙乔胶奂!?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定海这个小城除城墙被拆以外,里面的古建筑如文笔峰、奎星阁、古街等仍保留得相当完整,古木、河流、古井、古墓都原封不动,所有的一切都呈原生态的现状。

  现留存在镇鳌山上这一段旧城墙从宋代熙宁六年至今,它将近穿越了一千年的时空隧道,尽管历朝中它或许曾得到过几次修葺,最终还是成为一坨被岁月风雨所侵蚀的土堆;但它又是幸运的,正是由于它位于无法被现代建筑所能蚕食侵吞的山坡地带,才能保留至今。这才是弥足珍贵的。

达到当天最大量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bowabc.com 技术支持:漳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