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富士康裁员34万市值跌破万亿 鸿海遭遇最大变数

2019-09-11 点击:1421

富士康“跌潮”?裁员的市场价值减少了34万,低于1万亿,鸿海遭遇了最大的变化

拥有数百万员工的大公司的转型是什么?

看过富士康工厂转变的人们会为人们的潮流感到震惊。今天,潮流开始消退。

据消息人士透露,继6月底之后,富士康科技集团在台湾解雇了数千人,而最近的母公司包括富士康,鸿海集团计划裁员34万人。对于裁员问题,富士康将其解释为“成本检查”。

“该集团对范围的检查包括泛鸿辉富士康集团系统下的数百家公司,不仅限于鸿海富士康本身。”在财务时间财务报表中,富士康解释说:“费用减少主要是集团的非合规业绩和外国投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涉及管理,事务,物流等周边费用,但不包括集团的研发和新产品开发基金。“

世界上最大的手机代工厂富士康将如何应对这一事件,其母公司鸿海集团将如何应对?

失去了苹果

“富士康的裁员与苹果公司的裁员密不可分。”第一移动研究所院长孙延喜告诉时代财经。今年9月,Apple发布了三款新iPhone。旗舰机的价格是iPhone历史上最高的价格。 “整个行业甚至苹果都认为2018年是苹果销售的最佳年份。”

根据这一判断,富士康,Heshuo和伟创力已经为苹果新款iPhone的核心装配厂投入更多资金,以应对苹果预期的强劲需求。特别是,占其总收入50%的富士康对iPhone XR非常重视,后者推迟到10月底。

根据之前的界面报道,富士康郑州公园已经为iPhone XR配备了27条生产线,这是三种型号中最大的一条。生产线的产量为93%。每条生产线每小时生产590部手机。长达19个小时。

富士康几乎在iPhone XR的所有生产线上下注,在郑州公园只留下了四条iPhone XS线。富士康深圳观澜公园的12条生产线也准备转向组装iPhone XR。

富士康为Apple准备的近60条生产线从未投入运营。 11月,由于消费需求疲软,国内电子商务渠道大大降低了他们对新款iPhone的信心。上市不到一个月,三款手机甚至还降价超过1000元。苹果不得不调整iPhone XR第四季度的订单,原计划减产约500万台,相当于富士康一周的满负荷生产能力。

“苹果iPhone XR的急剧减少自然导致大规模裁员并削减成本。”孙艳曦解释说,“此外,富士康和硕硕还有另一个与苹果的矛盾。在谈到订单数量之前,还有相应的加工价格。现在苹果公司减少订单,规模的成本效益不存在,富士康必将受到约束提高价格,苹果不满富士康,和硕的涨价行为,减少订单,转向伟创力和比亚迪。“/P>

毫无疑问,这对富士康来说更糟糕。恶性循环进一步削弱了富士康的订单,裁员进一步扩大。

同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去年,Apple最初过度优化了iPhone X的销售预测,这对许多供应商造成了损害。在2018年第一季度,iPhone X的产量减少了约2000万台。

富士康也制定了最坏的计划。据彭博社11月21日晚间消息,富士康内部备忘录透露,2019年富士康将大幅削减开支,高达近50%,约200亿元人民币。其中,iPhone业务将减少60亿元支出,10%的非技术性工作岗位可能被取消。

富士康的锅,鸿海的篮子

富士康业绩不佳也影响了母公司鸿海科技集团。11月20日,受裁员影响,鸿海科技集团核心企业鸿海精密在台湾股价下跌3.3%后,对台亏损3.3%。2013年市值缩水至9780亿元新台币(约合2213亿元人民币)。去年11月以来首次跌破1万亿元新台币。今年以来,鸿海精密迄今已下跌40%。

可以说,富士康的情况直接影响到鸿海集团的股价,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作为占鸿海罚款收入35%的A股上市公司附属公司工业富联,股价惨淡,对鸿海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

今年6月8日,工业富联在A股市场上市,并在收盘时成为A股市场最大的科技股。随后股价一路震荡。截至记者发稿时,工业富联收盘价为11.81元,低于上市发行价。

工业富联对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持乐观态度,希望改造工业互联网,摘掉铸造厂的帽子。”“我希望你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不同场合经常说:“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正如富士康对时代金融(Time Finance)所说,“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发展成果,目前的工业互联网在集团内部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

然而,工业福利安能否承担这项重要任务还有待观察。一些业内专家表示,鸿海集团尚未将Apple组装业务纳入工业福联,并已安装了鸿海集团的60家境内外子公司。这种细分本身使得外部世界对工业融资缺乏信心。

事实上,鸿海有几个“篮子”在他手中打包他的生意 - 除了工业福利,还有在香港上市的其他品牌的手机OEM业务分别形成“富士康”,市值报告中有72亿港元从年中高点下跌38%。

工业福利安是工业互联网中最具代表性的行业,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的比例仍然可以忽略不计。根据招股说明书,过去三年,销售收入分别为9.3亿元,6.5亿元和9.6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不到0.35%。工业机器人的生产能力,产量和销量连续三年。下降。工业机器人产量从6,600降至3,500,销售额从6,100降至3,500。

这一表现也反映在最新的财务报告中。根据财务数据,2018年上半年,富利安实现营业收入约158.99亿元,同比增长16.3%;相应的当期净利润约为54.4亿元,同比小幅增长2.2%。

今年6月22日,郭台明在台北总部股东大会上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商,鸿海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转型阶段,从简单的制造业转变为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

现状不容易打破,所以鸿海经常陷入彼此视线的境地。以富士康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投资为例,创造了13,000个工作岗位,其背后的成本相当沉重。富士康在当地工厂的实际投资是一个自动化工厂,只需要3000名员工,因此每个工作的平均状态将需要支付200万到100万美元,并且到2043年很难收回成本。

即使是鸿海集团也面临着这样一个事实,即代表传统制造业的富士康处于寒冷的境地,富裕的工业福利的股价并不强烈。外界无法确定鸿海的衰退将持续多久,或许等待着68岁的郭泰明给出答案?

——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bowabc.com 技术支持:漳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