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马化腾:在跨界交叉融合的一些领域里面找到发展的蓝海

2020-01-07 点击:1688

广东省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是重中之重,也是名副其实的桥头堡,因为它毗邻国际金融城市香港。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这座具有浓厚创业氛围的城市见证了许多发展奇迹。

有两家公司在1978年后成长起来。他们都在各自的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其中一个是华为,另一个是腾讯。

由于明显的广东口音,许多人默认马花藤是深圳人。事实上,这位企业家1971年出生在海南,13岁时和父母一起搬到了深圳。他见证了深圳“三天一楼”的发展速度。全国各地都有梦想者希望创造自己美好的未来。

同年,深圳市在国庆彩车游行中使用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全国人民第一次直接感受到改革开放的影响。

马花藤说,“我的母校深圳大学成立于1983年,当时在校园外修建了农田和几所分散的农舍。我经常在校园里跑步,脑子里充满了对外部商业世界的向往。”

深圳不仅是改革开放的窗口城市,也是中国第三个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城市。正因为如此,马花藤成为了中国最早的数百名网民之一。他、邱伯钧、雷军等人是中国最早的站长。这群站长后来造就了许多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家。

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年,马花藤放弃了在国有企业的高薪工作,决定自己创业。那一年,政府机构改革开始了。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各部门的数量从40个减少到29个。体制改革的重点是转变政府职能,实现政企分开。民营企业面临新的发展机遇。

我们在正确的时间有正确的地点,但只有正确的人。马花藤带来了老同学张之洞、陈一丹和许叶晨,加上曾李青,“腾讯五虎”创始人团队正式组建。

在20世纪90年代,搁置国有企业的工作来创业不是一个小风险。陈一丹担心创业失败,没钱养家。他的妻子安慰他,“没关系,我还有工作”来安慰他。腾讯最早的办公室是歌舞厅,是马花藤的一个香港朋友免费借给他的。五六个人刚刚挤了。

1998年11月11日是腾讯正式确认的公司成立日期。临近千年的时期是一个历史性的时期,它划分了未来十年互联网的格局。

从腾讯1998年诞生到2004年办公室搬迁,圣贤科技园见证了腾讯头六年的发展。

2009年6月,腾讯完成了其首栋自建的腾讯大厦,位于深圳大学校园以北。

2018年,数千名腾讯员工搬到了腾讯新总部大楼滨海大厦。

乔布斯被他创办的公司开除,回到苹果公司。十年后,他和公司将走向圣坛。创建雅虎的杨致远在这两年里成为了数字英雄。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校友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车库里创建了谷歌,但遭到拒绝。微软与网景展开浏览器大战。比尔盖茨将面临一场有争议的反垄断审判。搜狐、新浪和网易成为中国前三大互联网巨头。刘董强和马云先后成立了京东和阿里巴巴。硅谷鲜为人知的程序员李彦宏回到家,创立了百度。

在业务开始时,腾讯经营得不太好。花藤珍视的寻呼机很快被手机取代。完全开发的聊天产品OICQ(后来改名为QQ)并没有赚多少钱。几位创始人不得不兼职来支持公司。

帝国大厦从来不是一天建成的。

当OICQ首次上线时,花藤预留了200个内部号码。他认为在未来的十到八年里,公司将会有尽可能多的员工。马花藤预计该产品第一年将达到1000名用户,第三年将达到人。事实上,OICQ在9个月内拥有100多万用户,并将在未来10年成为腾讯的基石

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国内资本市场也打开了大门,国外风险投资机构开始在中国市场寻找机会。腾讯成为受益者之一,从IDG和其他机构获得融资,并在新千年伊始成功逃脱了互联网的严冬。

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遇到困难。在美国上市的新浪、网易和搜狐都在亏损,网易的股票甚至陷入停牌危机。马云用完了阿里巴巴账面上所有的2500万美元,被迫关闭海外公司,裁员,并将公司总部从国际大都市上海迁至他的家乡杭州。

2001年5月,QQ注册了1亿用户。腾讯在一个月内首次在财务报表上收支平衡,留下了亏损的历史。当时,腾讯公司只有十几个人。当年年底,腾讯的收入接近5000万元,净利润已经超过1000万元。

马花藤在回顾腾讯的发展时说,“没有改革开放时代的潮流,腾讯就不会有小浪花。改革开放为包括腾讯在内的许多中国企业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就在洛克菲勒在能源革命中崛起的时候,安德鲁卡内基在美国遭遇了摩天大楼建设的浪潮。得益于国内网络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和政府对互联网产业政策的宽容与创新空间,花藤和马云可以成为全球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

但是在早期,外界很难想象花藤会成为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之一的领导者。

在同一时期的企业家中,张朝阳以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的头衔高调回国,天使投资200万美元。李彦宏已经在硅谷证明了自己,而丁磊成为第一位被评为中国首富的互联网企业家。

腾讯五虎在创业之初没有任何特殊的光环。他们都毕业于国内大学,从事网络传呼机等边缘产品的工作。花藤和腾讯看起来像是拿着小米和步枪的基层团队。如果他们被安置在创始人出生的当今社会,他们可能不会得到太多的资本关注。

但是马云花藤的气质不同于大多数明星企业家,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腾讯的文化和命运。

例如,他不钦佩个人英雄主义,强调用产品说话。他曾在2005年的高管会议上表示,腾讯应该建立一个依靠制度动力而非个人精英的成熟体系。包括马花藤在内,办公厅的成员都有少说多做的作风。他们很久没有被外界所知了。许多新产品来自中层员工的灵感和晋升,而不是来自高层的自上而下的命令。

例如,马花藤一直相信“赛马机制”。对于重要产品的开发,腾讯内部必须有多个团队同时并行运行和竞争。获胜者将被落下。腾讯成立初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网络寻呼服务,另一部分是开发OICQ。最著名的案例是腾讯三支微信团队和张小龙获胜的故事。

腾讯也是第一家对互联网产品实施“小步骤、快速运行、试错迭代”概念的公司。在OICQ上线后的第一周,它完成了三个迭代版本,极大地激发了用户的热情。后来,雷军制作了小米手机,这正是MIUI所借鉴的,吸收了用户的意见,不断迭代以留住大量核心粉丝。

最重要的是,在过去的20年里,花藤一直在挑战自己的认知和经验,并没有停止自我进化。他的公司也每六七年保持一次调整的速度。

腾讯2004年在香港上市后,由于对移动梦网业务的严重依赖和运营商的明显限制,公司股价并未显示出任何亮点。外界看不到香港恒生指数未来的“晴雨表”。

腾讯于2006年在中国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

改革开放后,外国科技巨头也觊觎中国巨大的市场空间,微软就是其中的代表。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上,腾讯和微软已经达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里程碑。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在其门口面临来自全球巨头的直接挑战。

腾讯的胜利反映了本土公司在决策力度小和执行速度快方面的优势。中国公司也更熟悉自己的市场和用户。MSN在中国市场的错误在其他跨国公司也有重复。英美烟草在其崛起中击败了著名的外国巨头。

腾讯在2005年推出了QQ space,并正式进入社交网络领域。从那时起,腾讯开始挖掘虚拟增值服务的潜力,走出了一条与美国同行完全不同的商业道路。

一年后,腾讯与当时最危险的敌人51.com开战,攻击对手“从农村包围城市”的企图。这场战争蔓延到中国几乎每一家网吧。这场战斗证明了小城镇青年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重要性,从那以后,小城镇青年被其他公司无数次借鉴。

腾讯的管理团队在翡翠大厦的会议室里拍了一张照片,后面是《五马图》,意思是五位创始人。

在社交产品《后院救火》之后,马花藤决定再给这个陷入失败漩涡的游戏一次机会。他把自己的业务交给了任玉新,并特别给腾讯游戏的团队开了绿灯,让他可以随意选择公司的内部人才。

任雨欣为腾讯游戏定义了清晰的组织架构,其主导工作室系统至今仍被IEG(互动娱乐集团)采用。在战略方向上,他选择从简单的休闲游戏中切入,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超越了鲍乔岳的子公司。随后腾讯介入大型游戏领域,花了两年时间将盛大从最高位置拉下来并取代他。

目前,游戏业务占腾讯收入的近一半。腾讯不仅让游戏业务起死回生,还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花藤坚持要获得最终的回报。

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行,中国人民几十年的梦想实现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命运的分水岭也出现在今年。搜狐、新浪和网易门户网站的风光正在消退,新的三大英美烟草公司正在冉冉崛起。

花藤的腾讯是最活跃的。它已经全方位多元化发展,进入了各种重要的在线领域。它有门户网站、电子商务和搜索的布局。它已经成为一家在国内外找不到参照系的新公司。游戏业务的崛起让腾讯在赚钱能力上没有竞争对手。2010年,腾讯的半年利润超过了百度、阿里和新浪的总和。人们开始害怕无所不能的企鹅帝国。

随后的3Q战争改变了花藤和腾讯。

在那次事件中,腾讯受到了外界的批评。舆论的疑虑最终升级为对腾讯战略和价值观的批评。两家公司之间的争端最终导致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干涉,要求双方停止对抗。

马花藤自创业以来首次主动邀请媒体采访,向外界传达腾讯的声音。他允许腾讯进入“六个月战略转型准备期”,同时连续召开10次诊断会议,听取各界对腾讯的建议和批评。

腾讯在2011年举行了首次开放平台会议。马花藤为公司制定了一个开放的战略,并声称“重建腾讯”。腾讯当年的市值为400亿美元。在过去的七年里,腾讯先后开通了自己的QQ空间和微信公共平台等交通平台。截至2018年底,腾讯在其开放平台上拥有2000多万合作伙伴,分成数百亿元人民币。

后来,腾讯的许多经理公开表示,腾讯的开放计划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不是因为3Q战争,而是因为它只是加快了腾讯的开放进程。这场风暴也间接地加速了腾讯对移动互联网的转型。

两年后,马花藤利用这个机会再次“运营”腾讯,进行了第二次组织重组,并组建了七大专业

它给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心,延续了QQ在个人电脑时代的优势,甚至扩大了。它的用户年龄分布很广甚至很广,覆盖了绝大多数中国网民,因此腾讯不再因主流用户年龄较年轻而受到批评。最重要的是,腾讯随后的大规模投资是基于微信。

回首往事,2010年底深夜,张小龙发给花藤的邮件彻底改变了中国的互联网格局。在邮件中,张小龙问马花藤他是否想在移动终端上制作一个即时通讯软件。马花藤立即回答并同意了。腾讯的时间很紧。很快小米推出了“小米聊天”(Mi Chat),并开始掠夺用户。雷军从腾讯深圳总部得到消息,小米有三个月时间抢劫。

但是雷军没有注意到住在广州的张小龙和他不到10人的小团队。马花藤的“内部赛马”优势目前是显而易见的。微信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爆发,在433天内有超过1亿用户在线。QQ用了10年,脸书用了5年才达到这个数字。

微信随后开发了许多改变行业的新产品:微信公众平台改变了国内内容行业。马云对2014年微信红包对支付宝的“偷袭”印象深刻,小程序成为移动互联网企业家下半年挖掘流量红利的最佳选择。

目前,微信和微信拥有10亿多个账户,150万开发者加入了小程序开发,100多万小程序应用和2亿日常用户。

但是自从微信发布以来,腾讯在过去的七年里只生产了微信和《王者荣耀》两款非凡的产品,这对一家产品驱动型公司来说是一场潜在的创新危机。腾讯办公厅对此有明确的理解,他们正在考虑新的转型。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7年到第二次组织调整结束,“腾讯五虎”创始团队成员开始离开,曾李青、陈一丹、张之洞相继退休。离开后,腾讯没有设立首席执行官(CAO)和首席技术官(CTO)的职位,刘炽平(总裁)和任玉新(COO)等高管开始承担更多责任。

腾讯近年来一直在推广“互联网”业务,其创意空间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腾讯与所有地方政府合作,推动民生和政务项目电子化。云计算和支付业务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些行为不太符合腾讯传统的高端业务。它们更靠近B侧。花藤再次进化自己,为腾讯寻求突破。

2018年9月底,腾讯宣布第三次组织重组。原有的七大业务集团合并调整为六大,成立了乙方新的CSIG(云和智能产业业务集团)和丙方新的PCG(平台和内容业务集团)。

在这次调整中,花藤也在改变自己。虽然他长期以来一直喜欢内部的赛马机制,但他仍然承认,面向B端(企业)的业务不适合内部竞争,而是应该统一规划。

马花藤还提出腾讯应该是一家“技术与文化”公司,一个“新文化与创新”战略应运而生。在过去的一年里,腾讯与长城、故宫和敦煌等许多中国传统文化知识产权达成了战略合作。该公司的内容业务重心正从工业价值转向文化价值。

在过去的两年里,腾讯游戏还投入了大量资金保护未成年人,组建了一个专门的团队来开发一个成瘾预防系统来控制未成年人游戏的持续时间。马花藤说,“我们是认真的,希望在游戏行业树立一个榜样”,这样青少年才能健康合理地玩游戏。

除了在网上的工作,花藤开始投资促进科学探索。腾讯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坚持举办我们的会议,来自世界各地的50多位顶尖科学家在舞台上发表了演讲。2018年11月,腾讯基金会还与杨振宁等几位知名科学家共同设立了“科学探索奖”,奖励基础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领域的杰出青年工作者。马花藤说,“该行业的升级大多来自

然而,无论如何进化和超越自己,马化腾总是喜欢说自己是一名产品经理。“当我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我不想自己创业。那时,我最理想的工作是写代码,成为最好的产品经理。这一想法没有改变。”

以下是一些采访的总结:

问:腾讯的股价在下半年一直处于压力之下。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如何与主要股东沟通?

马花藤:首先,2018年,不仅腾讯,全世界的高科技公司都面临着各种挑战。挑战是周期性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

第二,腾讯在2018年遇到了一些挑战,但我们仍然有信心,并将继续坚定我们的信念。腾讯的基础没有受到影响,但在许多方面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例如,微信小程序正成为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平台。我们在中国和海外的重要游戏类别中处于领先地位。视频在过去一年爆发,并获得了行业领先地位。微信支付确实创造了一个所有中国人都使用的基本交易服务。QQ的结果显示,腾讯在信息流、小视频和短视频方面有很强的把握和突破潜力。

简而言之,股票价格有起有落,市场也有起有落。我们相信,经过公司的重组和战略升级,我们会安心创新,赢得更美好的未来。这在腾讯过去20年的发展历史中也得到了证明。

问:2018年有很多关于“腾讯投资银行”的声音。你介意外界的评论吗?

马花藤:腾讯的投资在调整后有四个变化和两个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相同的生态战略。我们将始终关注腾讯的开放战略,做点什么,什么也不做。

第二个常数是我们将继续支持杰出的企业家。除了战略协调,我们还通过少数股权进行更多投资,以帮助人们成长。

第三个常数是评估长期投资价值。对腾讯来说,我们更像是一个长期投资者。我们更重视公司是否具有长期增长价值和复合增长。

第四个不变。我们将继续进行海外布局。

除了这四个变化之外,我们还将有两大变化:

首先,变化是我们对工业互联网的加强和升级。我们的投资范围将在一定程度上扩大,未来将加强对工业互联网的投资。

第二,是提高内部技能,加强和提升我们的投资后服务。

问:过去两年,腾讯在游戏业务中推出了许多小保护产品。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节点?

马花藤:事实上,早在两三年前,我们就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成长过程中更好地安排游戏、娱乐和学习。基于这个想法,我们做了很多事情。

我们也有很多人问,我们现在是认真防止上瘾,还是只是看到了很多负面的批评?

我每次都告诉你我们是认真的。我希望我们能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措施,真正在游戏行业树立一个榜样。通过更有效的反瘾措施,青少年可以在控制范围内以健康合理的方式玩游戏。

问:腾讯过去经历了三次重大的组织调整,以适应公司转型的需要。你在不同的转型时期有不同的焦虑吗?

马花藤:腾讯从来都不能放松。每一刻都可能是最危险的。当我们忽视用户体验时,我们会遇到真正的危机。当我们失去对用户尽职尽责的服务文化时,我们会遇到真正的灾难。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中,我们必须主动寻求变革,站在潮流的前沿,洞察用户需求,并专注于创新的研发。我们需要让团队团结一致,达成共识,积极的变革往往胜于一成不变。

我认为上述心态不能简单地用“焦虑”来概括。总是在“昨天取得了多少成就”、“我们今天如何才能取得一些进步”和“明天如何应对挑战危机”之间。这是一个反省、恢复和向上调整的过程。

问:你将如何解决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困难?

马花藤: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断创新和寻求变化。如果你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困难,有一个障碍你不可能一直克服,我认为你必须非常聪明地想很多方法。它是在一些跨界一体化领域找到发展的蓝海,或在子市场找到子市场。

例如,在我们的内容产业中,我们也使用跨境集成和创新,如科技内容。现在我们转向了一个新的方向,即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融合与发展。我们擅长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但包括医疗、教育、交通、汽车制造和能源在内的各行各业,以及许多工业农业,都需要大量的互联网信息技术。

所以我认为在发展的过程中,企业必须寻找这样的蓝海,找到自己的位置。我认为有很大的发展机会。否则,你将陷入红海,在同质化方面与许多企业竞争。我认为开发这个非常困难。

问题:你曾经强调腾讯希望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现在腾讯面临的问题似乎已经改变。这个愿望会被调整吗?

马花藤:腾讯的愿景是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如果进一步阐述,首先,它更符合时代和国家的利益;第二,它与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更加融合。第三是能够与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共同发展。只有在这三个层面上体现腾讯作为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价值,我们才能成为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

问:深圳有腾讯和华为这样的世界著名公司。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马花藤:深圳对腾讯就像硅谷对苹果一样重要。要发展高科技,资本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能充分发挥人的创造力的制度和文化,从而为企业家创造一个“集中的栖息地”。

深圳是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城市,永远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这里允许失败,宽容的失败氛围让每个企业家都渴望尝试。就产业结构而言,它是一个流动的市场经济,尊重人和信息的流动以及知识的传播,这有利于创新。

深圳没有地理或血缘的联系,而是以开放和合作的态度工作。在深圳,每个人都有可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腾讯的发展得益于此,并对此心存感激。

问:互联网只参与了改革开放40年的后半期。你认为互联网公司能在短时间内脱颖而出的原因是什么?

马花藤:无论一个人的成长还是一个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人”。我认为这是一条普遍规则。

没有改革开放的背景,腾讯不可能发展。没有改革开放时代的潮流,腾讯就不会掀起波澜。改革开放政策为包括腾讯在内的许多中国企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腾讯成立于20年前,从一个5人的小企业发展到现在的4万多名员工。可以说,腾讯是改革开放和深圳经济特区成长发展的受益者。我们目睹了改革开放的成功。我们希望将来利用科技创新推动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bowabc.com 技术支持:漳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